赋萱-Eve

See you on the other side.

画到一半放弃了_(:з」∠)_

总是这样慌慌张张的,做错好多事情,犯很多的错误……
若是事情有变时,还能冷静下来思考就好了。

两张单人图...

突然想起一个脑洞,思念这种情绪会不会转变成拥有形体的东西呢?然后莫名的想起了乌鸦...
总之脑洞很杂乱233

乌鸦有参考

最近突然试着去拼碎片了。之前也没有想过去拼,毕竟对游戏已经不是很感兴趣了。
好友的一句话突然让我萌生了去拼碎片的想法。
毕竟还是很想要大天狗这个ssr的……以前做梦都在想。只是后来认清事实,我太非了233
八个月的时光也只有小鹿一个ssr。不过本来已经淡忘了的事情,后来又被我想起了。
毕竟还是想要!不甘心ORZ……
交流障碍与游戏中的陌生人交谈,感觉好难,但最终还是收到碎片了。
试想一下如果真的能拼出来,最快的速度也要拖到开学一个月了。
但那也是近段时间最开心的事了呀。所以,很期待^_^算是终于有个愿望有机会实现了吧。

摸鱼画少年博雅和狗子....

想画赏花也画不好,算了T_T

然后2P是脑洞涂鸦,大概是夏天的样子233

樱花有参考

【狗博】针与线 (二)

这一章几乎都是过去博雅和狗子的故事,而且还没有写完233

感觉自己的文字还是单薄T-T所以如果有OOC或是表达不好的地方抱歉…

下一章两人应该就能在现代世界见面了吧,大概


  

  风力在一瞬间被凝结,那副黑色的羽翼舒展开来,展现出它真实的形态。羽翼的主人,下降的过程甚至是很优雅的。风凌厉地刮过树梢,周边的树木摇曳着,发出“沙沙”的声响。直到最后一撮黑色的尾翼收拢,林中才恢复了宁静。

  人类少年看清大天狗的第一眼,心中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那不寻常的姿态,既不同于人类,也不同于少年往日印象中的妖类。但眼前,大天狗冷漠的神情,让少年忆起追寻大天狗的目的。

     “我是源博雅,正在受村民的委托,除去害人的恶鬼。”即使感受到对方实力上的强大,源博雅也没有因此而害怕。

     “哼,那便不会是我了。”大天狗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 “你为何这么确定?”

     “我对人类的事不感兴趣。”冰蓝色的眼眸透出淡漠的情绪。源博雅能确信他不会是恶鬼。但他对于眼前的妖怪,有一种新的感受与想法,至少这个大妖,是不同于那些妖怪的。

     “你能…告诉我你的名字吗?”

   大天狗再次皱起了眉头。人类红色的眸子正盯着自己,在等待自己的回答。不过,虽然之前从未有人问过,大天狗觉得自己也没有回答的必要。

   “…等你赢了我吧。”

  源博雅没有惊讶,也没有惧怕。还是少年的他,有着异于同龄人的魄力。他的心里甚至有一丝欣喜。寻找强者,挑战强者,一直是他的目标。即使是在生命有安危的情况下,他依旧会义无反顾地冲上去。只是因为他想要变强,想要成为强者。

   而大天狗也没有下轻手。狂风大起,凌厉的风好似无数根利刃,向源博雅袭来。陷入狂风之中的源博雅试图辨认方位,却没有作用。而风又毫不留情的在皮肤上留下一道道伤痕。不过大天狗并不想杀死这个人类,况且这样异常的风,已经在森林中掀起不小的动静。

  风离去的时候,带走了无数的叶,在强大的妖力面前,人类的身体终究是脆弱的。源博雅大口地喘着气,手捂着腰侧一道较深的伤痕,鲜红的血液正汨汨地流出。深浅不一的伤口挂在身上,看上去颇为惊悚。大天狗只是远远的观望着源博雅,细细打量着这个人类少年,没有再做出行动。

  源博雅依靠着树歇息,看向了大天狗的方向。他的眼神里并没有恐惧的情绪。

  大天狗并不想眼前这个少年过于逞强。

  “已经够了。”

  源博雅有些惊讶,他看向大天狗,映入眼帘的还是那副冰冷的表情。

  “下一次,我会再来找你的。”源博雅说着。

  大天狗没有回应他,他感受到莫名的情绪。这种情绪是从没有过的。大天狗一直认为,空有太多的情绪,是会导致妖物堕落的。有很多强大的妖怪,被各种各样莫名的情绪所困扰着,逐渐失去原本的妖力。若是一如既往的冷漠,可以隔绝很多东西。

  但这种情绪,他并不厌恶。看着源博雅捂着伤口离开的背影,一种落寞的情绪慢慢蔓延了心间。

  时间过得不快也不慢。单调且平淡的生活,对于大天狗而言,既不是享受,也不是折磨,但终究是无趣的。有时,大天狗会想起那个人类少年的身影。

  源博雅也的确来了。谁知道那个少年是怎么找到的呢?也许只有被树枝刮伤的伤痕和沾满衣服的树叶能替他回答,而身上的旧伤已经被缠上了纱布。虽然外貌有些狼狈,但脸上却是神采奕奕的样子。他看到大天狗待在废弃庭院的高楼中,便呼唤他下来。

  大妖一飞下来,源博雅便摆出了作战的气势。只不过大天狗无心恋战。

  “我不是来和你战斗的。”

  “啊?”源博雅有些愣。

  看到源博雅头发上还粘着几片树叶,大天狗有些哑然失笑。他倒是想看看旧伤恢复的怎么样了,只可惜那些伤被单衣遮住了。

  “可是,我修行了好久,是为了和你一决高下的啊。”

  “为什么要和我决斗?”

   源博雅咬了下嘴唇,眼神中带着些许隐忍。

  “因为,我想变强。”大天狗能从他的语气中感受到属于这位少年的决心。

  选择这样的变强方式吗?大天狗并不是很能理解。毕竟这位大妖天生就拥有强大的妖力。但他愿意去尝试了解这位少年的想法。

  “只有成为强者,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。”

  “只有变强,才有守护的能力…”

  源博雅垂下眼帘,仿佛想起了什么难过的事情。大天狗看到这样的神情,甚至有点动容。准确来说,是他不想看到源博雅脸上露出这样的表情。于是大天狗思索了一会,他告诉源博雅,他可以帮助源博雅修行。

  少年瞪大了眼睛,感到很不可思议,他问:“真的?”

  大天狗郑重的点了点头。

  “谢谢…可是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。”

  大天狗看了眼少年,随后视线移到腰腹伤口的位置。

  “上次的伤怎么样了?”

  “伤吗?你是说…”源博雅下意识的用手笼住伤口,随后又放开,“已经快好了。”

   源博雅想要隐瞒什么的神情,大天狗都看在眼里。他们在庭院中的一块草地上坐下。刚一坐下,大天狗便想要去撩开挡住伤口的外衣。人类少年自然是吓了一跳,他慌慌张张地推着大天狗的手,虽然没什么用。

  “都说了快好了!”

  “是吗……”虽然这么说着,但大天狗手上的动作没有停。拨开外衣后,他看到少年腰侧包裹着纱布。汗水浸透了纱布,而伤口又渗透出新的血液,染红了纱布。明显还没有愈合的样子。大天狗将手轻轻放在伤口处,引来少年一阵颤栗。少年看上去有点难为情,但又不好阻止大天狗,只好偏过头去,脸上带着丝丝红晕。

  感受到温暖,伤口不再疼痛之后,少年才悄悄侧过头看着大天狗。淡金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睛是如此显眼的存在,只不过比起第一次见他,那不可靠近的光芒已经削弱了很多。

  “你会疗伤?”

  “我可以治愈自己妖力造成的伤。”淡淡的语气中仿佛没有什么情绪。疗伤的时候,两个人没怎么说话。源博雅忍不住去看大天狗的脸。那副容貌,确实是很俊美的。而处理伤口这种事情,之前几乎是源博雅一个人解决的。不愿喊别人来帮忙,少年总是自己解决。清理伤口上的布料纤维和沙粒,涂上药粉,最后裹上纱布。这些步骤源博雅记得很清楚。

  突然有人为自己疗伤,这让源博雅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大天狗抬眼看了看少年,发现少年红色的眸子正注视着自己。

  “我的名字是大天狗。”

  “哦…我记住了。”看到大天狗正看着自己,少年慌张地偏过了视线。

  两人好像都忘记了当时的约定。

  不过那只是一句随口的约定,源博雅会来找大天狗,而他真的找来了。虽然不知道大天狗在哪,那位少年还是尽自己努力去寻找了。

  赢了才能知道名字,也只是一句借口罢了。毕竟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比输赢要重要的多的东西。

  他们相遇的第一刻,生命中的某些东西就已经发生了改变。

  从此以后,大天狗的生活再也不是被无时限的风景所填充。他的身边出现了一个人类的身影。源博雅身为贵族,却时常走入民间,为百姓除去恶鬼。他们经常出入险境,并肩战胜敌人。当初那个一直追寻强者的源博雅,如今也真正成为了一名强者。同时,那略显稚嫩的少年源博雅,如今也成为了英俊的成年男子。

  那破魔之矢,凝聚着风的力量。

 

  他们相处的很愉快,除了战斗以外,平常也会在一起聊天。有时,他们会去赏花,或是合奏笛子。

  他们是不用书信来联系的。大天狗没有具体的位置,而且也不可能派人将信传递给他。博雅性子很急,他不喜欢书信来往的方式,之间的等待实在太漫长了。所以他索性前去寻找大天狗。

  而大天狗习惯了去等待源博雅。他会在固定的地点等待那个青年。没有源博雅的时光里,他总是去想,那个人类武士什么时候会出现。对时间没什么概念的他,第一次感到了焦灼。

  一天夜里,源博雅再一次来找大天狗,他带了一盒精致的点心。当他要把这盒点心送给大天狗时,大天狗表示,妖怪是不需要食物的。

  好像是很不可思议的样子,源博雅一脸认真的看着大天狗。

  “是吗?”

  大天狗点了点头。

  源博雅思索了一会,拆开了盒子,拿出一块点心递到大天狗面前。“但是尝尝总是可以的吧?不需要也不代表你不喜欢。”

  大天狗看了眼点心。若不是源博雅带来的,他可能也不会去尝试人类的食物。他接过源博雅手中的点心,轻轻抿了一口。糕点入口即化,唇齿间留下淡淡的花香与果香。并没有意想中的不喜欢。

  “怎么样?还是不喜欢吗?”

  “不,博雅送的,很喜欢。”大天狗将最后一口糕点咽下。

  那晚的月光很温柔。月是冷冷的,清淡的,但月光倾撒下来的时候,柔柔的光芒笼罩了大地,烘托出宁静的气氛。这样的时光,是美好的。大天狗望向源博雅的侧脸,不经意间流露出了微笑。无限的满足感从内心升起,不断填平如同黑洞一样的寂寞感。

  只是之前大天狗从未明白孤独这种情绪,只是这个人的到来,才知道有人陪伴是会感到幸福的。

  果然,人和妖怪都是怕孤独的啊。

  不知道博雅是不是这么认为的呢?

  “我还准备了酒,只是现在才知道你不曾进食…”源博雅将盛满酒的酒碟递到大天狗面前。

  “我会尝试的。”碟中的梅子酒倒映出清冷的月光。大天狗饮下碟中酒,清凉酸甜的味道在口腔中散漫开来。他好像也有些明白为何世间有人沉迷于酒,美色之类的东西。因为它们本身便具有独特的魅力。

  看到大天狗并不排斥酒,源博雅从心里感到高兴。他很直爽,若是开心便会有笑容展现,若是伤心,也不会强颜欢笑。不过,大天狗也能看出他似乎隐瞒了一些心事。只不过之前,两人都没有提起。谈话间,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也会被淡淡遗忘。

  那双红色的眼睛,有时也会渗透出深邃的哀伤。

  “大天狗,你知道为什么我要成为强者吗?”

  “是因为想要守护?”

  “是的…亲近之人的消失,才让我认识到自己的弱小。”源博雅将酒倒满碟子,一饮而尽。

  “所以现在,还为时不晚吧。”青年脸上的笑容重新展露,他拍了拍大天狗的肩。

  “至少大天狗还在啊!”

  而大妖轻轻揽过源博雅,将他抱在怀中。背后的羽翼收拢起来,好像拥抱一般,包围着源博雅。突然凑近抱住他的大妖,有些让源博雅惊讶,但他没多加挣扎。黑夜之下,羽翼遮挡住了月光。脸庞蹭过的金色短发,大天狗轻微的呼吸声,偏低的体温,这些感官仿佛被放大了无数倍。

  “我也是,博雅。”清冷的语调好似掺杂了粘稠的情绪,与依恋,寂寞混合在一起。

  至少博雅还在。

  源博雅突然感觉,这个风光无限的大妖,在那一刻变得很脆弱。好像一个普通人,只是想寻求简单的庇护。源博雅轻轻地回抱了他。

  那样的夜,不仅仅是令人留念。

 

 

  秋雨来临的比以往都要早。淅淅沥沥,清清冷冷的雨,增添了萧瑟的气氛。而夕阳仿佛与秋景融合,无数的叶,在夕阳之景下,离开树冠,向着太阳的方向飘飞。

  源博雅来寻找大天狗的次数越来越少。大天狗知道源博雅找到了真正的归宿,也见到了失踪已久的妹妹。世间的不太平,导致源博雅的责任越来越重。不过人类武士是不会疲倦的。

  身边的一切都在发生着变化。烧杀抢夺的事情越来越多。曾经,大天狗所能看见的那个村庄,如今早已在火海之后化为废墟。燃烧的森林大火,飞散在空气中的灰烬。除了痛心,更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和恐惧感在内心蔓延。

  而大天狗,仿佛预见了必将衰败的结局。强烈的悲观情绪充斥着他的心室。在人心险恶和妖魔盛行的乱世中,两方势力都不能拯救这个日益颓靡的时代。他选择跟随黑晴明,他坚信黑晴明会成为衰败时代的终结之人,最终迎来新的时代。

  待在晴明庭院的源博雅不禁想起那个黑色羽翼的大妖。距离上一次见面过去了很久,他想去看看大天狗,而他单独去寻找大天狗时,却没有发现他的身影。正当他踌躇要不要再去的时候,名为神乐的少女看到了源博雅犹豫的样子,前来询问。

  看到这个少女时,源博雅的目光里流露出不寻常的温柔。他告诉神乐,他想联系一位好友,但现在找不到他。

  “试着用书信去联系呢?”神乐想了想说道。

  源博雅只是摇了摇头。

  “算了,没什么。过后再去找他也不迟。”这样说着,源博雅便放弃了这个想法。他转身拾起弓与弓箭,继续日常的练习,不论是什么样的事情,都不会阻止源博雅变强的决心。

  两人逐渐走向相反的方向,却不自知。

  而下一次见面的时候,两人已经处于对立的阵营。

(待续)

 

 



  


只是突然想画两个小可爱抱抱~( ̄▽ ̄~)

【狗博】针与线 (一)

大概是大天狗在现代社会遇见博雅的简单故事…

虽然是现代背景,但也会写很多过去博雅和大天狗的故事。

想尽力写好一个故事,但力不从心。文笔不好,OOC抱歉TUT

  

  那是一封附有灵力的信。

  清晨的时候,一封薄薄的信自然而然地落在了一张木桌上。隐居山中的神明并没有多加在意。大天狗所居住的山是一座所谓的“灵山”,近些年人类又开发了这座山的剩余价值,充分利用了这座山的旅游价值,宣称山上的神庙可以祈求神灵庇佑。清幽的环境被扰乱以后,大天狗只得移居山的别处。

   好在人们都是奔着神庙去的,一般参观完神庙后人们就会离开。有些人虔诚的祈祷着,有些人许着贪婪的愿望,有的人则抱着看笑话的心态前来观望。大天狗并不在乎这些人,他也从未去过那个神庙。他只是心中暗暗不爽这些人扰了他的清净。

  真正的神明居住在这座山上,人们却有所不知。如果人们知道他的存在,可能不会把他当作神明,还会将他当妖物抓起来。虽然有着一副人类俊美青年的容貌,但那巨大的黑色羽翼实在太过显眼。

  所以今早看到一封信的时候,大天狗并没有多加注意。大概是那些人写的吧。只是像往常一样,轻轻扇动羽翼便离开了这个山洞。妖怪是不需要饮食与睡眠的,并没有什么时间该做什么事的概念,所以他并没有什么时间的观念。拥有了无限的寿命,时间仿佛也不是什么值得在意的东西。

  但他搞不清这封信的来历。不知多少天后,大天狗回到原处,依旧看见那封信依旧好好的躺在那里,只是沾了少许的灰尘。

  他看了一眼那封信,感到了一丝诡异。微弱的灵力附在那封信上,黑暗的角落中闪现着微弱的光芒。大天狗带着疑惑打开了那封信。信中只有短短的几行字,但单单几行文字却已掀起他心中的波澜。

  确认内容后,那封信便被大天狗手中的风力撕碎。

 

  他最终选择隐去羽翼,回归到现代的人类文明中去。这并非他的本意。现代城市的发展打乱了寂静悠闲的生活,再也没有幽静的森林与庭院,取而代之的是工厂与城区。这期间跨越的时间,即使是见证人大天狗也不清楚。他唯记得,重要之人消失之日,等待的时日,以及自己守护的土地也被人类占去的那一天。对于那些漫长而无趣的日子,他不曾记得,也不轻易去尝试回忆。

  为了在日益艰难的时代存活下去,不少妖怪选择化为人形,匿去自己的身份,扮演成人类而存活下去。曾经,人类少年模样的鸦天狗曾找到过大天狗,劝大天狗放下执念,回归人类生活。

  “我们毕竟处于弱势,不管怎样,活着才是最重要的。”鸦天狗说。曾经少年气满满的鸦天狗,如今早已变成了大人说教的样子。大天狗觉得可笑,什么时候也轮到鸦天狗来劝解他了呢?大天狗对人类有着隐隐的憎恨,他并不喜欢人类,更何况近来的世况转变,几乎都是由人类引起的。神明的尊严让他不为人类而屈服,最终他还是选择了以自己的方式而生存下去。

   那封信的内容,中断了大天狗一成不变的生活方式。即使过了几百年,只要一回忆起那时的心境,想念之情便立刻刺痛起来。这是不可能遗忘的。当已经死去很久的期望重新绽放火花时,喜悦之情和疼痛搅乱在一起,大天狗完全无法平静下来。所以,没有丝毫的犹豫,大天狗便化为了人类的形态。

  想见那个人的欲望,依旧和几百年前一样强烈。

 

  八百比丘尼是一个聪明的女人,她对于结束自己的生命已经没有了执念。她没有被别人抓去当试验品,研究长生不老的秘诀。平静而低调的生活帮助了她,不爱透露风声的她凭借占卜之术来获得金钱。虽然人类的科技很发达,但他们仍然无法预见未来。贪生怕死,或是做了亏心事的人们,常来她这里占卜。

  不过那一天,来了一位特殊的人。特殊到八百比丘尼觉得不可思议,因为那个身影太过熟悉了。掺杂着红色碎发的黑色高马尾,明亮的红色眼睛,浑身散发着特有的朝气与活力。他并不是很自信,也许他是第一次来尝试占卜。

  “阿啦,源博雅先生?”由于实在过于相像,八百比丘尼直接说出了名字。

  “嗯……嗯?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?”反应过来后,那位青年着实吓了一跳。

   “因为我会占卜之术呀。”八百比丘尼很快掩过了失态,用招牌的微笑面对着源博雅。但她一直在脑中思考着,为什么源博雅会出现在这里。像她这样长生不老的情况只是个例,况且她也很清楚,源博雅只是个普通的人类。而且,年轻武士的身影,在几百年前就突然消失了,一点线索和踪影也没有留下。式神和人类用尽所有方式去寻找他,却一无所获。

  名为源博雅的青年有点窘迫,拉开了占卜师对面的椅子坐下。他没有注意到八百比丘尼的表情变化,略带紧张的看了看四周,最终才将目光收回。八百比丘尼依旧在思考着,她换上那副标准的微笑,说:“请问,源博雅先生想要占卜什么呢?”

  “嗯….”源博雅犹豫了一会,那双好看的眼睛望向了另一边。认真思考了以后,他说:“如果…内心有那种隐隐作痛的感觉,会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“唉?源博雅先生是有什么心事吗?”

  “并不…因为我并不知道为什么会痛。”他看上去更加窘迫了,好像是很难说出口的样子。“我不清楚是什么情况,梦里我经常会看见一些人的身影,但从来看不清他们是谁。醒来之后总会有种…惊恐的感觉。”

   “这样啊…那你想要占卜的东西是什么呢。”八百比丘尼若有所思的望着他。

   “唉?!要占卜的东西吗……可能没有吧。”

   “原来源博雅先生只是很迷惑啊,并不想了解些别的什么吗?”

   源博雅看到占卜师的笑容,内心有点毛毛的,他越来越觉得来尝试占卜真的不是个好主意。

  “有时候不知道反而是好事呢,不过既然源博雅先生都来了,那么说一些东西也无妨吧。”八百比丘尼的桌子上摆了许多占卜物品,不过大多数都是为了迷惑人类的。有时,无需动用灵力,也能通过透彻的眼睛洞穿那些人的欲望,但若直接说出口,那些人很可能还会抱有怀疑的态度。通过这些占卜道具变个戏法,他们反而愿意去相信。然而她并没有看清眼前这位青年的欲望,正如很久以前,她坐在庭院里,远远观望他时,也没有看透他在想什么。

  用看待那些人的眼神去看待源博雅,是什么也看不见的。

  “因为这个世界的全部样子,并不是源博雅先生现在所能看见的。但是也不用担心,像往常一样,该怎样就怎样好了。”

  他正在揣摩这句话的意思,那副认真思考的样子,还是没有什么变化。“是因为未知而恐惧?”他问。

  “因未知而恐惧。”八百比丘尼肯定了那句话,随后嘴角又挂上了招牌笑容,“看来博雅先生更适合找位朋友谈谈心。”

  他的眼神突然间黯淡了一下,但那只是转瞬即逝。他突然不觉得来这边也不是什么坏主意了。正当他打算询问价格时,那位占卜师却突然告诉源博雅,他是今天的幸运顾客,所以不收钱。但是要留下联系方式。

  八百比丘尼目送着他的背影,内心居然有着那么些不舍。毕竟,曾经身为同伴,一起待在晴明的庭院之中。欢快的日子虽然短暂,但总是深入人心的。

  她好像想起了什么,嘴角慢慢牵起了幅度。

  如果让那个人知道,他会是什么反应呢?这样想着,八百比丘尼便写出了一封简短的信,没有署名,没有日期。她动了动指尖,让灵力附在那封信上。

  无论什么时候都有人牵挂,可真好啊。源博雅先生。

 

  大天狗对于书信是没有感觉的。所以他看到书信的第一反应会是无视。和他来往密切的人,并不是用书信来联系的。

  过去的他时常待在废弃的庭院里,简单打扫过后,一待就是很多天。没有人际关系,也没有妖魔乱世的平常日子里,他会坐在高楼的围栏旁,有意无意的望着远方。

  大天狗在不同的时间段,看到了许多美丽的景色。黄昏时段的火烧云,热烈的火红色感染了大地的万物,归鸟匆匆略过,潜入昏黑的森林。黎明的时候,天边则泛着灰蓝色,与逐渐泛白的天际形成完美的交界线。这些景色,即使是每天都能欣赏,也不会有厌倦的感觉。

  但他没有时间的概念。无需进食与睡眠,也没有记录时间的东西,大天狗只能凭借白日黑夜来判断时间。过了几个白天几个黑夜,久而久之也没有具体的印象了。究竟过了几天呢?过了多少天也并不重要吧。他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,感受时间的流淌。

  他不愿隐匿这双羽翼,但又讨厌被人类所发现。不过有时,听到一些风声时,他也会待在人类居住地的附近,观望情况。一有人类发现的话,他会很快飞走,一般没有人类能找到。正如那天,大天狗站在树枝上,眺望远方的人类村庄。一个人类少年发现了自己,正从朝着自己的方向奔来。他瞥见了人类少年的黑色长发,侧了侧身子,扇动羽翼便离开了。

  不知过了多久,大天狗依旧像往常一样,站在树上观望着远方。他感受到不寻常的动静,那便是人类的气息了。这一次他没想离开,静静的站在那里,盯着森林之中任何可疑的地方。

“啊!找到了!”人类少年的声音清脆入耳。好像也不怕惊扰到大天狗,只是因为极度兴奋便喊了出来。大天狗只是将冷冷的目光瞥向了他。身着简约的和式服装,手中拿着一把弓。黑色的长发高高束起,发丝随着风向微微飘动。英气的面容却透露出稚气,此时他正紧盯着大天狗。那是他们第一次对视。

  大天狗不为所动。他静待那个人类做出反应。僵持了一会,人类少年竟将手伸入了箭筒,摸出了一支箭对准了大天狗的方向。“咻”的一声,箭已稳稳的射中了大天狗脚下的树干。

 “喂,快下来!”他扯着嗓子喊道,生怕那个黑色羽翼的大妖怪听不见。

  大天狗皱了皱眉头,他不能判断这根箭是否带有杀意。若是他想处理掉这个人类,倒是很轻松。风的力量足以将弱不禁风的人类撕得粉碎。他选择飞下去,亲自迎接这个莽撞的少年。

(待续)